背景:

住房、教育、看病成为现今社会公众压在心头的三块大石头。压得很多人喘不过起来,而这三块石头中,看病则是最急、最重、最要命的一块。

随着社会的发展,公众的看病需求也在不断变化,病种在改变,就诊的要求不断的提高;而对于医疗供给方面也经历了由计划经济时代的全免费医疗,到部分自己负担的市场调节状态。在需求和供给方面都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就产生了供求矛盾,具体表现为供给量与需求量的矛盾,供给结构与需求结构的矛盾,挣钱和消费的矛盾。而医生和患者作为供给和需求的直接接触者则成为各种矛盾的直接接触者,几年来持续尖锐的医患关系就是很明确的体现。

引子:

公民的基本医疗保障是政府的职责,我国也是如此。政府举办公立医院来满足公民的看病需求,同时政府也进行了社会保障体制的建设,建立社保机构和基金来协调钱的问题。原有体制已经不能适应供需双方的变化和要求,因此改革势在必行。国家在积极的探索各种改革措施,医疗体制改革、公立医院改革、破除以药养医、医生多点执业、分级诊疗体系建设、社会资本参与等都在有条不紊的逐步展开。

 

爆发:

新一届人民上任以来,随着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医药健康产业作为社会焦点问题和价值洼地、资本蓝海的吸引力,使得各种社会资本、各种有理想有抱负的创业者、创新者群情激奋,一时间互联网医院、移动医疗、医生集团等数以万记的创新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先天带有盲目性和逐利性的资本也趁机想来分一杯羹,于是创业的小船在逐利资本的狂风吹动下逆流而上,风起云涌,小船们飘啊飘、摇啊摇。突然一个外地女孩在北京广安门中医院一声大吼“怒斥号贩子”,于是政府下令禁止医院、医生与公司之间的挂号合作,一批移动医疗公司的小船翻了。而与逐利资本的门不当户不对也越来越影响着有着几轮融资光环小船的航线,以烧钱为动力的小船们在这个蓝海上几乎没有一个能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和经营方向,大潮退去人们发现其实很多人是在裸泳。

 

分析:

为什么创业的小船说翻就翻呢?文生律师告诉你一下几点原因:

1、对政策理解的片面性。首先,公民的基本医疗保障是政府责任,无论是政府开办公立医院还是政府购买私立医院的医疗服务,都是政府必须要尽责的表现,买单者是政府,我们的人民政府,你们这些公司能从政府手里赚到钱?应该是越来越难吧。其次,对于政府倡导的社会资本合作办医院,你们真别有设么幻想。北京市社会资本合作办医的标杆“安贞医院分院”你们都看到了吧,友谊医院也正在曹妃甸建分院,但所用的资本都是“国字号”的,国有企业,隶属于国资委管理,看看清楚哈,这里的调子是这么定的:办医院需要钱,而国有企业的钱也没有更好的投资去处;而医疗消费最后买单者是政府,所以也不允许资本赚取高额利润,投资医院,能够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和微利。这个调子显然是逐利资本唱不来的,你们的钱本身就有成本,不能实现高额利润就是赔钱,所以合作办医不是你们的菜。第三、至于分级诊疗、多点执业就更不要妄想了,那些都是医改的配套措施,根本不会成为你们发财的机会。

2、对法律边界没有认识。企业经营的业务首先要在自己的营业范围内,且合法合规。对于需要特殊资质,审批后才能开展的业务和项目要看看自己是否有这个资质。而且这些都要咨询专业人士,比如文生律师,会从专业的角度给你指明法律边界在哪,你是否能够经营这类项目,并且还会告诉你将来的趋势。如果你没有专业的指导,很容易走入歧途,投了很多钱,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去干一件没有长远发展的项目,且是你的主营业务,那么你的风险可想而知了吧。其实早在“外地女孩一声吼”之前文生律师就曾经提示一个“移动医疗公司”的朋友,把“专家号源”作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风险巨大,需要从新策划企业的经营方向,可眼前有利,不听劝告,结果死的很惨。“在线问诊”,“线下诊所”,有些存在擦边球现象,有些不符合国家发展方向,都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

3、对医药健康产业没有全面系统的认识,盲人摸象。曾经参加一个会议,一个嘉宾说过一句话“移动医疗行业,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所谓无知者无畏,只会捅娄子。很多企业都是用“互联网思维”去考虑医药市场,所以他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因为他们完全不了解医药市场的真谛,互联网始终就是一个工具,不是一个实体,医药市场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市场,主体多样且具有特殊性,各主体之间关系复杂,影响因素多样。因此,想要全面了解医药健康市场需要对各个主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系统的认识和研究,且要有实战经验。

4、创业者对自身综合素质和资源缺乏客观的认识。医药健康领域的创新公司的创始人大多分这么几类:网络媒体从业者、有着医学背景的资产管理者、有医疗背景或互联网背景的海归。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之前从事的行业小有成就,积累了人脉资源和一定的资本,于是趁着双创热潮开始了创业之旅。但做企业单凭这些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很多更重要的问题需要进行解决,而他们却不知道应该去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行业现状、行业趋势、主营业务的发展前景、盈利模式的有无,法律边界的掌握。没有这些,就是个裸泳者。

5、对文生律师的医药健康企业创新发展法律中心的服务不知晓或重视程度不够。文生律师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从事过医生职业、医药销售及管理工作,现为医药领域知名律师,对医药市场的认识全面且深刻,多次接受法制日报,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且现给多家医药创新企业做决策层的咨询工作。如果在企业的经营方向和盈利模式等核心决策中有文生律师从产业方面、法律边界方面、发展趋势方面给你把关,你就会少走弯路,及时规避风险,实现长远发展。

指引:

干货中的干货,文生律师对医药健康市场的深刻剖析,应会让你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1、产业核心。医药健康市场的核心主体只有三个:医院、患者、政府。医院是医疗服务的供给侧,患者是医疗服务的消费者和部分买单者,政府是医疗市场的主要买单者。

2、市场主体。针对上述核心主体,又衍生出其他市场主体:药品、医疗器械、检验、其他医用产品的生产厂家和流通企业,给医院提供财务、管理、网络服务等企业;商业保险公司、社保基金等主体,他们都是服务于上述三个核心主体的市场主体。

3、投资创新发展方向。给上述主体提供更高效、方便、快捷、精准的服务,或是为上述主体之间的联系创造更好的途径,是创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结语:

很少去替代,经常去咨询,总是去服务。就是医药健康企业发展之路。


医药行业未来发展纲领性文件发布了
医生的执业边界与社保基金的缺口

上一篇:

下一篇:

医药健康产业乱象解析

详情

快速导航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